:::

台科大志工服務學習心得

第 36 期

前言
民國105年,台灣科技大學的張雅惠老師帶領一批熱心公益的同學們來到本會服務,他們學習錄製DAISY有聲書《人生苦短,做自
己最好!》。連CD封面設計,也是出自同學之手。他們透過服務學習對生命有了不同的體悟。以下就是參與此次課程的同學心得分享。

四創設四 孫宜君
約四個月前,我發現自己總是停留在舒適圈及設計系的同溫層內,同時也意識到自己是非常非常幸運的人,可以為自己想做的事情努力學習,並受到貴人的協助,滿心感激的我決定嘗試學校的服務課程,回饋社會。因為小時候喜歡模仿各種有趣聲音、奇怪腔調,加上平常喜歡唱歌,所以在看見「有聲書」的選項時,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它。
我的大學生涯,似乎與盲人有種神秘的緣分。一年級時,與同學結伴參加了黑暗對話工作坊,他們設計了一個特別的破冰,我們被帶進一個全黑的地下室,由一位組長帶領我們在黑暗中進行遊戲,我們要一起拉著繩子圍出各種幾何圖形、排好順序並坐下,在只能溝通以及觸碰的情況下,我們幾乎是寸步難行,但是黑暗中的組長總是那麼從容堅定,直到我們走出地下室才發現,剛剛在黑暗中帶領我們的組長是個全盲的人。
在產品設計課裡,我們常常會針對一個特定族群進行設計,「特定族群」通常被定義為「較為弱勢的人」,但是那個工作坊翻轉了我對於「特定族群」的認知。就盲人的例子來說,我在工作坊裡得知,多數盲人都有很精確的方向感,以及超乎明眼人能想像的觸覺敏銳度。明眼人為盲眼人設想了許多生活中的不便,事實卻並非如此,盲眼人有自己的一套適應生活的方式,若用較為「弱勢」的眼光去看待,往往會停留在「想像」的邊緣。
這次在錄製有聲書的時候,我在最後檢查時,特地將眼睛閉起,屏氣凝神地傾聽,試著想像,並且專注在每一個進入耳朵的音頻。我特意將故事滑稽之處詮釋得有聲有色,希望聽到故事的人們可以不由自主地會心一笑!
 關於這次的選書,其實我一般不太會聽一些生命勵志書,可能也是年輕人未經過社會的大風大浪。這學期的某一個禮拜,我正經歷一段低潮,進入錄音室錄製一篇關於「休息才能走得更遠」的文章,竟產生強烈的共鳴感!我意識到自己有多久沒有真正的休息,於是我決定在那週假日放下一切,調養了兩天,重新面對下禮拜的新生活。
學期進入尾聲,我努力的在時數內把十篇故事錄製完成以及後製,加上諸位同學的合作,我們終於成功錄完一整本書了!修完這門課,最開心的一件事情,是交到了一群新朋友,且經過一學期的磨練,對於自己的聲音也有不一樣的認知!最重要的是非常謝謝張老師與陳老師,以及一起努力的同仁們!

四建築三 陳品儒
會選擇這門課是因為當初在暑假的時候,和朋友約好從台北一起走回台南的老家,在路上為當地孤兒院的小朋友收集一些信封。讓每位路上遇到的陌生人寫一段鼓勵小朋友的話,希望能夠讓小朋友知道,就算在這個冷漠的社會上,還是有著許多人願意去關心了解他們。
在旅行的過程中,看著那些鼓勵的話語,我好像才是那個被鼓勵的人,也因為我本身是中低收入戶家庭的孩子,因此在成長過程中受到了許多人的幫助及扶持,讓我萌生了幫助人的想法。來到了雅惠老師所帶領的電子有聲書團隊,當初並不知道有聲書的製作過程,以及它為視障朋友帶來的便利,一開始對「會講話的書」的印象像是Google翻譯一樣,硬生生的語氣來朗誦課本。後來才知道有聲書的出現不只是讓人們用「聽」的,它讓視障朋友可以用更方便的系統去操作。
一開始我並沒有辦法想像這些需要有聲書的人們是怎麼適應這種環境。有聲書學會的陳工程師以一種方式讓我們體驗這些不便利:他先將電腦螢幕的電源關閉,並要我們做出相對的指令來完成操作,但是沒有了畫面,滑鼠等於失去了作用,我們只能依靠鍵盤操作。但是就算只用鍵盤,也並非想像中的那麼簡單。依靠鍵盤輸入指令有其自己的一套系統,例如我現在想看一篇新聞報導該從哪裡進入網頁?進入網頁後要怎麼選擇自己想要的內容等等。
短短的體驗過程中,讓我感受到無助及強烈的不方便外,更讓我思考:只是小小的一個操作便如此困難,那麼視障朋友在生活上的困難那又會是如何呢?在這次的服務學習當中,我明白了一些道理,縱使有聲書學會沒有很充裕的設備以及資源,但是仍然願意為這些有需要的人們努力準備,或許我們現在本身沒有太大的能力或是作為,但是我相信在這個階段能夠為別人多作一件事,哪怕是撿個垃圾或是跟朋友去淨灘,都能感受到那種幫助他人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