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正重要的事情

分類:生命之歌   2017/02/13

來源:網路文章
錄音:李秀鳳
後製:張靖煒
在紐約這種大城市開計程車肯定充滿許多有趣或奇怪的經驗。在熱鬧喧囂的「不夜城」裡,黃色計程車將乘客從這個地方載到那個地方,面對形形色色的人和各式各樣的要求。
一名紐約的計程車司機,某日接到一通奇怪的乘客叫車,這次的經驗讓他印象深刻、感慨許久,於是在網路上匿名分享這個經驗:
「我接到電話,要前往一個地址載客。到達地點後,我按了按喇叭,但沒有人出來。我打了電話,但電話沒有通,我開始有點不耐煩。這是我下午準備接的最後一個case,很快就要到休息時間了。我幾乎已經放棄、準備直接開走。但最後想了想,還是留了下來。我等了一會,下車按了門鈴。不久後,我聽到一個蒼老、虛弱的聲音說:『請等一下』
我在門口等了一陣,大門才慢慢打開。我看見一個嬌小的老太太站在那裡,我猜她至少90歲了。她手上拿著一個小行李箱。我向內瞄了一眼,驚訝地發現公寓內的景象。那裡看起來簡直像沒人居住,所有傢俱都蓋上了布,四面牆光禿禿的,沒有時鐘、沒有裝飾、沒有照片或畫,什麼都沒有。我只看到角落堆了一個箱子,裡面都是老照片和紀念品。
「年輕人,可以麻煩你幫我把行李箱拿上車嗎?」老太太說。我將行李放進後車廂後,然後回來扶著她的手臂,帶她慢慢下樓走向車子。她感謝我的幫忙。「應該的」我說:「我對乘客都像對我自己的媽媽一樣」,老太太笑了,「噢,你真的很好」她說。她坐進車內,給了我一張地址,並要求我不要走市中心的路。「但那樣就無法走捷徑了,我們會一直繞道」我向她說。「沒關係,我不趕時間」她回答「我要去的是安寧療養院」。
她的話讓我有些吃驚。「安寧療養院不就是老人等死的地方嗎?」我心裡想。「我沒什麼親人,」老太太繼續道:「醫生說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那一瞬間,我決定關上里程表。「所以我應該怎麼走?」我問道。結果,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我們都在城市近郊穿梭。在車上,她指給我看她曾做過櫃檯的飯店。我們經過許多不同的地方,她和丈夫早年住過的房子,還有一個她年輕時曾去的舞廳。
經過某些街道時,她也會請我開慢點,好奇地從窗戶內張望,什麼話都沒有說。我們幾乎繞了整個下午和傍晚,直到老太太終於說:「我累了,我們前往目的地吧!」在開往療養院的路上,我們一句話都沒有說。安寧療養院比我想像的還小。抵達後,有兩名護士出來迎接我們。她們拿來一張輪椅,我則搬著老太太的行李。「所以這趟車總共多少錢?」她一邊問,一邊翻找著手提包。
「不用錢」我回答。「但你也要養家」老太太說。「還會有其他乘客的。」我笑著對她說。我幾乎來不及思考,就給了她一個擁抱。她緊緊抱住我,「你讓一個人生幾乎走到最後幾步路的老人,感到十分幸福,謝謝你」她紅著眼眶說道。我和她握了手道別。回程路上,我發現自己在市中心漫無目的地四處遊蕩。我不想和任何人說話、也提不起載客的精神。我一直思考,如果當初我沒等到她?如果那時我找不到人,就直接開走了,她該怎麼辦?
現在當我回想起那一天,我仍然相信我做了重要且正確的決定。
我們的生活中,總是不停地被忙碌轟炸。
我們得做更「重要」的事,更快、更有效率。
但這位老太太,讓我真正體認到了那安靜、有意義的片刻。同時也讓我感傷,人生最後旅程的那種孤獨和悵然。
我們都必須花時間與自己相處,享受我們的人生。
我們都應該在急忙按喇叭前,更有耐心地等待。
然後,我們才會看到,真正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