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迸發內心情愛的黑光美者

2017/03/31

日期:106年3月26日

主講者:李欣怡小姐

議題:迸發內心情愛的黑光美者

視力小偷,偷走我的明光

我原本看得見這世界的五光十色,看得見自己的容顏,看得見我的戀人、我的家人;但當眼睛看不見之後,不久失婚又失業,苦難接連而來,人生跌到谷底……,低盪中的我,從來不曉得我的生命可以因苦難而得到祝福。

我還在襁褓時候,母親發現我很畏光,沒哭卻一直流眼淚,帶我去看醫生,醫生診斷證實我罹患了「先天性青光眼」,最好馬上開刀,無奈醫生對母親說,「開完刀之後,以後還是會看不見,」先天性青光眼就像個「視力的小偷」,會一點一滴奪走視力,什麼時候偷光了沒人知道,擔憂伴隨我成長。

我永遠記得開刀的經歷,那是很恐怖的記憶;醫生在我眼球內劃一道傷口,透過冷凍的技術,製造一條人工水道,以疏通眼球裡面液體,減少眼球的壓力;沒想到開完刀之後,眼睛腫得像雞蛋那樣大,好似有一把斧頭一直往頭劈,強烈感受到頭快裂開,什麼叫做痛徹心扉,什麼叫做痛苦難堪、痛不欲生,我痛到去撞牆,撞到後腦勺都腫起來了,還比不上眼睛疼痛,整整一星期無法入眠。我別無選擇,只能窩在小房間過暗室生活,唯一陪伴我的是那台會發出聲音的收音機,聽廣播是我唯一的慰藉。

工作不順,婚姻不順

開完刀,視力恢復些,我嘗試找些我能勝任的工作,曾經在百貨公司擔任「櫃姐」,當跟同事聊天時,不經意透露我有青光眼疾病,隔幾天,就被「炒魷魚」失去工作;第三份工作,我決定不再對任何人透漏我的眼疾問題,果然順利做到我自己離職。

我在工作上,會因眼睛疾病受挫,在交友上,也是如此;我誠實說出我有先天性青光眼病症,換來分手的結果。我非常錯愕,難道青光眼的人不配擁有幸福嗎?為了不讓青光眼奪走我的人生,因而萌生─只要有人願意娶我,我就願意嫁的念頭。

我擔任櫃姐工作,認識的人多,加上我當時正值花樣年華,追求者眾多,可是我選擇家庭背景與學歷懸殊的男友,只因為他願意娶我。父母非常反對,但又擔心女兒嫁不出去,也不再阻止,才交往三個月就閃電結婚,婚後不久,我懷孕了,懷孕是喜事,可是對我來說,卻是惡夢的開始。

醫師告訴我,「青光眼藥物會造成胎兒畸型,要保住胎兒就必須停藥,」天啊!我只要停藥一定會瞎掉。我處在「要保有小孩,還是保住自己的視力」兩難中,我非常掙扎,我決定「要犧牲自己的視力,讓孩子順利生下來……」,我曾經天真的認為:「現在醫學進步,到時候再開刀吃藥就可以救回視力。」我真的停藥,一停藥之後,視力迅速退化,還併發白內障,我,又再一次失去視力,第二次體驗全盲生活。

屋漏偏逢連夜雨

女兒生下來之後,我右眼的視神經完全壞死,左眼經過開刀才勉強維持0.01的視力,我的世界視茫茫,常撞到東西、打翻杯子,所有的家事,生活瑣事如繳帳單、倒垃圾、買奶粉什麼的,必須仰賴先生;孩子半夜難免哭鬧,也要他協助,嚴重影響他的睡眠,造成他的情緒起伏很大,對一切都感到不滿,甚至還當著母親的面打我,接著外遇不回家,孩子出生六個月之後,我們離婚了。

我的人生經歷「失明、失婚、失業」的三失,我窮到連孩子的尿布都買不起,為了不讓小孩挨餓,只好想辦法做家庭代工。做一件包裝代工才賺三毛錢,做超過兩萬個包裝,才只有六千元收入,真是苦不堪言。

這樣悲慘的生活約莫過了三年,才被提醒,視障人士可以請領「身心障礙手冊」,領取生活津貼。我擁有「身障手冊」之後,有社福機構告訴我盲人可以學定向、學點字;在無意間得知伊甸基金會正在開辦「盲人錄音工程班」,不但學費全免,還有一萬多元的生活補助費。

我成為廣播節目製作主持人

我把握這個好機會,2000年我幸運進入伊甸學習,認識好多視障者,也才知道原來視障還分先天盲、後天盲,眼睛的疾病還有視網膜剝離、黃斑部病變、小眼症等。我只有0.01的視力,卻是全班看得最清楚的人,尤其和那些從來沒有視覺經驗的先天盲者比起來,我充滿感恩。

我對製作廣播節目有著濃濃的興趣,還沒有結業,就參與伊甸在正聲與漢聲電台製作五分鐘小單元的廣播節目;2001年結業之後,又有機會在中廣寶島網製作每周末下午一個小時的Live節目,讓我累積許多粉絲。

後來,我遇到生命中的貴人之一─寶島新聲廣播電台的李俊達董事長,李董是小兒麻痺患者,大學時接觸過「啟明社」,瞭解視障者可以藉由各種輔具的幫助,做好一般人的工作,於是大膽邀請我到寶島新聲製作廣播節目。我除了主持節目之外,還製作商業廣告,我總是把廣告稿寫得創意又有趣,獲得客戶極大讚賞,收入才慢慢趨向穩定。

我恩典的0.01

我平均一年半到兩年,就必須回醫院開刀,挽救僅有的0.01。眼睛本來就是個很脆弱的器官,再加上多次開刀,我的眼球免疫力與復原力都很差。2004年暑假,醫生在我眼球上方裝了一根淚導管,但裝了淚導管的眼球,不太能用力,偏偏在搬家時不小心用力過頭,拉扯到縫在淚導管的線,造成淚導管脫落。2005年七月十二日,我必須再次手術,當麻醉藥打進去之後,我的0.01消失了,人生從此看不見。

我非常沮喪,原本熟悉的環境都得重新適應,黑暗完全壟罩我,我該怎麼面對全黑的生活呢?我才三十一歲,原本計畫用0.01看女兒的成長,看她讀完大學穿學士服的畫面,還想看她穿上白紗禮服當新娘的美麗模樣,怎麼一下子我的夢想全都破滅了?我該怎麼辦?唯一安慰的是九歲的女兒是那麼貼心,可以自行打理生活,按時起床、上學,還要擔起小保姆的責任照顧我,完全不必我擔心。

就在我委靡憂愁不振的一個午後,聽到劉俠女士的傳記《俠風長留》有聲書,其中劉姐說了一句話:「除了愛,我一無所有。」我想起劉姐過世三個月前,剛巧有機會採訪她,她變形瑟縮的身軀,連喝個水都那麼困難,她居然還可以創辦伊甸基金會,推動身心障礙的福利工作?那時我還沒信主,但我相信這能力絕對從上帝而來。於是我開始振作起來,找方法用手代替眼精,整理家務、動手做飯。女兒特別喜歡吃高麗菜,我就開始學著炒高麗菜。

說來也奇怪,每次炒菜,女兒都會吃光光,我還以為是自己炒得不錯,直到一星期後,女兒放學回來,書包都還沒放下,興奮地對我說:「媽媽,妳眼睛看見了喔?」我不知道女兒為何這樣問?女兒說:「媽媽,妳今天炒高麗菜完全沒炒焦喔!」我很納悶:「難道前幾天的有炒焦嗎?」女兒說:「有啊!」原來她把炒焦的菜給自己吃,沒炒焦的留給我。聽到女兒這麼一說,我鼻頭一酸,眼淚差點要奪眶而出,我假裝喝湯,用碗把臉遮住,努力地忍住眼淚,在心中我向主吶喊:「主啊!我感謝祢,聽到我的禱告,雖然關了我的靈魂之窗,卻為我開了更大的一扇門。」

我知道人生存在的目的

我接觸伊甸,也接觸了信仰,人生有了極大的改變,我學習聲樂、舞蹈、戲劇,還意外的加入「伊甸讚美三重唱」,常到學校、教會、老人院、監獄去演講表演,忙碌的工作讓我習慣掌聲與舞台,漸漸的,我不知到底為何而唱?為誰而講?

就在我迷惑於人生方向與自我價值的時候,有一天,我拄著白手杖要走進捷運站,忽然有個小姐緊緊拉住我的手,很激動的跟我說:「我認識妳,我在電視上看過妳,我要謝謝妳,妳救了我一命。」驚嚇之餘我問:「請問妳是?」她說:「對不起,嚇到妳了,因為前一陣子我碰到一些過不去的事,那時滿腦子都在想一死了之,還好在『好消息』頻道,看到妳的故事,妳好勇敢,看不見還可以活得這麼喜樂精彩,還獨立扶養小孩,讓我覺得那些過不去的事跟妳的遭遇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所以就打消了自殺的念頭。」

那天起,我知道我存在的價值,就是要用我的生命去影響別人的生命,傳遞正面能量與散播愛的信息,我只管在每次的演唱全心擺上,用心服事,至於上帝要透過我的故事去感動誰?改變誰?上帝自然會在當中運行。

我全盲之後,恩典滿溢到超乎我所求所想,不僅在2003年獲得「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模範母親的殊榮,也繼續從事廣播工作,甚至跨界擔任有線電視節目主播,入圍「2014年金視獎最佳主持人」,還考取薩克斯風街頭藝人證照,組織「瞽聲街藝走唱團」擔任團長,每年的表演超過一百五十場,並且取得「黑暗對話社會企業」助理培訓師資格,還擔任串珠手工藝入門講師,生命因「盲」而「忙」,進而「光芒」,迸發出內心最大的生命力。

我鼓勵更多生命遇到困難與挫折的朋友,絕對不要灰心放棄,上帝一定會為我們預備超乎所求所想的恩典、喜樂、平安,一定要為生命喝采,喊加油。

大家認真地聽著欣怡老師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

圖一:大家認真地聽著欣怡老師分享生命故事。

欣怡老師與參與者討論視力狀況

圖二:欣怡老師和參與者討論視力狀況。

現場錄音分享

第 1 段